時間:1112(六)13:30

 地點:國賓影城@長春廣場A

出席:青山真治(導演)

主持:聞天祥

記錄:小蜜蜂

 

Q1:請問為什麼會想改編<東京公園>這本小說呢? 

青山導演大家好,我是青山,看到現場這麼多人,真的讓我很驚訝,謝謝大家!關於這個問題,其實是製片叫我這樣做的(全場歡笑)。當然讀過小說之後,我發現到此為止都沒處理過這樣的題材。在此之前,我拍了很多比較黑暗的議題,這麼溫和的作品反而是第一次,感覺很有親近感。我覺得導演不應該只侷限在一種影像類型當中,而《東京公園》就是我一直想要拍的作品類型。

 

Q2:影片一直談到「正視」這個詞,還有三浦春馬跟小西真奈美的吻戲,想請導演聊聊這個部分。 

青山導演透過鏡頭,其實很難表現出人跟人之間的互相與凝視,就像日常生活當中,對方究竟有沒有看我,也是難以釐清的事情為了表現出人跟人之間的相互凝視,所以我需要有兩個鏡頭。我一定得這樣做,就像小津安二郎也在他的作品裡使用很多這類技巧,那其他的日本電影也都是這樣做嗎?小津導演很擅長處理人跟人之間的面對面凝視,事實上,我也透過作品在模仿他。

 

 


Q3為什麼會邀請三浦春馬來當男主角?是他對女性有特別的魅力嗎?

青山導演其實也是製片介紹的(全場歡笑),事實上我四年沒拍片了,所以在製作這部作品之前,我做了很多準備,也在途中一直遇到許多困難。直到製片跟我推薦三浦春馬,我覺得他有種清爽的柔和感,所以才決定邀請他主演。那剛剛成為話題的吻戲,在拍攝過程當中,我只是跟他們兩人說:「那就拜託你們了!」於是在攝影機後面等他們演,不過在他們兩人的演出過程當中,我並沒有喊卡,也覺得他們還沒結束吧?可能他們也覺得還沒結束嗎?於是又再親了一次,我也覺得好滿足,所以才喊卡。後來兩位演員有問我為什麼不喊卡,因為我一直在等待,他們也一直在等待,於是我們兩邊都在沒說話的過程當中,完成了這場戲,就好像心靈相通一般。

 

Q4請問導演接拍本片的理由是什麼? 

青山導演這是我沒有處理過的題材,另外劇情跟「攝影機」有關也是理由之一。照片這種事情,通常是用一個框架去看事情,但電影並不是,所以我想以「一個框架看事情」當作母題,因此引發我拍攝本片的興趣。另外,劇情是所謂的「素人偵探」形式,我非常喜歡偵探故事,只要有這個類型我都會想試試看。在這故事當中,我唯一創造的角色就是那個幽靈。原著當中並沒有這個幽靈,我想嘗試像福爾摩斯與華生這種組合,於是才用活人跟幽靈這種組合。比起偵探,這個幽靈反而什麼都知道,但活人卻什麼都不知道,我覺得這非常有趣。

  


A5片中的醫生,說他老婆充滿了陽光氣息,這也是每當醫生太太出現,導演將畫面處理得很柔和溫暖的原因嗎? 

青山導演醫生這個角色,就像都市人的代表。他不相信人,所以我想設定一個溫暖的角色,去中和他的個性。東京這城市,一直給人冷淡的感覺,我想很多人都會將東京處理成很多高樓大廈、人很多的感覺,但住在東京的人並不會這樣覺得,反而覺得這個都是柔和又溫暖。我想透過這個理由,讓台灣觀眾知道東京的這種感覺。當時在歐洲放映這部作品的時候,還有觀眾跟我說這跟他印象中的東京不太一樣呢。

 

A6:最後,請導演簡單跟觀眾說幾句話。 

青山導演我一直很想來台灣,真的很想,所以這次能夠來台灣真的很開心。如果可以的話,我明年也想要再來台灣!

 

005.JPG
映後座談結束之後,簽名會依舊欲罷不能  

 


現場排隊等導演簽名的人龍綿延數十公尺,光是簽名會就簽了將近一小時

蜜蜂工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