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:1113(日)15:00

 地點:國賓影城@長春廣場A

出席:青山真治(導演)、三浦春馬(男主角)

與談:鴻鴻

記錄:小蜜蜂

 

鴻鴻導演原本念英美文學,後來跑去拍電影,請分享從文學跨越到電影的過程? 

青山導演大學時,我是文學部學生,只不過大學時都在看電影,也就沒有理會文學的事情。當時因為加入電影社,周圍朋友也都在當副導或工作人員,後來就有人介紹我去當副導,於是開啟了我的電影生涯。我完全不懂文學,只知道電影,電影似乎是我的最後一條路,雖然貧窮但也很開心。

 

鴻鴻:導演文學氣息濃厚,不僅當編導還做音樂,請談一下您的音樂才華與淵源? 

青山導演我在學生時代玩過樂團,雖然離開了,但那樂團卻發片了,所以製片建議我可以做音樂,也因此開始在電影中做個配樂者。其實,卓別林等導演以前都親自做過音樂,所以這已經不新奇反而熱門了。

 

鴻鴻:導演擅於發掘年輕演員,請談一下如何發掘這些年輕演員的特質? 

青山導演其實我並沒有發掘他們,而是每次製作人引薦,他們就已經是完成且完美的狀態,所以我真的不敢說是我去發掘他們的。

  


鴻鴻:請三浦春馬聊聊跟導演合作的感想? 

三浦春馬:(中文)大家好,我是三浦春馬,很開心見到大家(全場鼓掌)!其實導演本身就像片名一樣,給人一種舒服的感覺,拍攝時整個也很舒服,就像在公園漫步一樣,連工作人員都與導演一樣,散發出舒適的感覺,所以我真的很開心能在導演的公園裡工作。

 

鴻鴻:導演把東京比喻為公園,如果沒有去過東京,或許真的會以為是公園。好奇導演為什麼會想用這種方式去比喻與呈現?

青山導演我想顛覆大家對東京的印象,因為大家都不了解東京,所以想用不同的角度去切入。因為大家可能以為東京是水泥建造的都市叢林,但東京其實充滿溫暖與柔和感,所以我想顛覆這種想法,就像我這麼糟的人,東京都可以包容我,所以我愛東京。另一方面,我也希望可以拍在這種溫暖陽光下生活的東京人,進而呈現給大家。

 

鴻鴻:三浦春馬在片中是攝影師,用攝影機去探索世界,卻對愛他的人沒有真正的感覺,反而靠女人去點醒他、愛他。請問詮釋這樣的角色,您是否認同這樣的角色,是否身邊也真的有女人告訴您世界的真實樣貌? 

三浦春馬:秀出粉絲送的禮物,進入大沉思)嗯…高中確實有同學跟我說過,說我有點鈍有點無知,至於第二個問題…,似乎有一次吧?!好啦,我媽有幫我整理房間,但其他女生就沒有幫我啦!

  


鴻鴻:導演心裡是否一直有像主角這樣的小男生,進而投射到三浦春馬身上? 

青山導演沒錯,電影裡我想加入偵探福爾摩斯的氛圍,加入幽靈角色告訴主角事實真相。小說其實沒有幽靈這段,所以我加在電影裡製造神祕感。

 

鴻鴻:女主角美優很喜愛恐怖片,對恐怖片如數家珍,所以導演是否也對類型電影有大量的愛好,卻又拍出跟這類恐怖電影完全不同的類型? 

青山導演(本回答涉及劇情透露)對!我真的好愛活屍片,每次看到活屍都覺得好想哭好感動!其實我是很膽小的人,面對這麼多人反而不害怕,但如果身邊只有兩三人,就以為會有活屍出來,會好害怕…。就像片中那段活屍戲,其實活屍就像存在我們身邊一般,所以我想用這樣的方式去呈現我的世界觀。

 

鴻鴻:(本問題涉及劇情透露)所以導演還真的在片中導了一小段活屍片 

青山導演我就是為了拍這場戲才拍這部片!開玩笑啦,但工作人員在拍攝時,也有問我怎麼拍這場戲時會這麼雀躍?

 

鴻鴻:三浦春馬很適合去拍類型電影啊!像是《暮光之城》去演愛德華。 

三浦春馬:(用手比出獠牙的感覺,全場歡笑)

  


(現場觀眾提問時間)

Q1主角確實有點鈍,但想請問導演,東京的公園都很大,要找人真的很困難,但主角卻在片中一找就找到,想請問主角為什麼這樣厲害,好像有裝雷達一般?有想過其他的呈現方式嗎?

青山導演(本回答涉及劇情透露)我只是省略尋找的過程,剪掉了。當然看電影,就會知道那位少婦長得很像主角的母親,所以很容易尋找到她母親的影子,這就是攝影師的潛力與爆發性。我想對每個男人來說,心中只要有位美麗的女人,應該就找得到吧,就像現在我們前面有坐四個人,但我想大家眼中應該只有其中一位吧?(全場歡笑)

 

Q2:請問三浦春馬也像主角一樣,有偷窺的興趣嗎? 

三浦春馬:很喜歡喔!或許是職業病,就像是跟別人喝酒時,看到他們喝酒的神態,就會想說或許某天能發揮到角色上面。

 

Q3:請問三浦春馬,感覺日本人跟台灣人之間有什麼不同之處呢? 

三浦春馬:第一次來台灣,真的感受到大家的熱情與真誠,就像海浪湧向我一般,似乎來台灣真的會上癮呢!

 


Q4:請問導演為什麼用幽靈去呈現主角的好朋友?

青山導演(本回答涉及劇情透露)小說當中沒幽靈,但是我喜愛幽靈,所以就讓他出現了,而且我剛說過,就像偵探的影射,只有幽靈會知道一些事情,但主角卻不知道該怎麼辦,於是幽靈就可以適時出現給他解答與線索。或許每個人的人生,都會有人告訴你什麼時候該做什麼,但感覺就會很沉重。或許用幽靈會比較輕鬆,只是這朋友一直陰魂不散,但最後也還是可以毫無牽掛地送他一程。除了活屍,其實我也愛《大法師》,所以春馬我們來拍《大法師》吧!(笑)

 

Q5男主角是攝影師,請問導演對攝影有所涉獵嗎? 

青山導演男主角在小說中就是攝影師,我只是忠實去呈現小說中的角色。

 

Q6三浦春馬跟小西真奈美的吻戲,兩人在親完之後,有段要親不親的感覺,請問有什麼特別涵義嗎? 

三浦春馬:其實導演跟我說會拍兩次,第一次輕吻、第二次深吻,接著就開始拍了。親完第一次之後,想說導演怎麼還沒喊卡?於是我就跟小西對看,彼此好像心電感應一般覺得兩人都要繼續努力,所以就變成這樣,我想這或許也是導演的陰謀吧!


青山導演我沒跟你說要先卡一次吧?!不過三浦真的是非常專業的演員,忠實呈現該要呈現的事情,我很感謝他的演出。其實拍這場戲時,我也很害羞,但這真的是很棒的一場戲,我也從來沒有拍過這麼害羞的一場戲,所以就沒喊卡,一直就這樣拍完了。

 


Q7:請問鏡頭將正視的角度呈現給觀眾,導演是要我們正視什麼事情嗎?

青山導演拍片的時候,我時常在想如何進入觀眾心中?我覺得「直視」是最棒的方式,因為一個人很難去觸碰別人的內心世界,不過當演員直視時,我就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情緒,這對導演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 

Q8:(本問題涉及劇情透露)請問在最後,為什麼小廣的房間會出現奇怪的老奶奶搖椅呢? 

青山導演可能幽靈本身的興趣比較老派吧。我本身也喜歡搖椅,搖一下似乎也有成佛的隱喻。除了《大法師》之外,我也喜歡西部片,西部片常會出現這種搖椅。

 

Q9:我看過原著小說,電影跟小說有些許不同,原本小說當中並沒有吻戲,所以導演加進去,是想要讓春馬演吻戲嗎? 

三浦春馬:(瘋狂點頭)

青山導演製片叫我不能說,所以我無可奉告,開玩笑的啦!(笑)

創作者介紹

4月18日《銀之匙》‧5月16日《菜鳥評審員》

蜜蜂工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