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∕栞(部落客)


青山真治拍攝的《東京公園》,比我想像中更大眾一點。由於《人造天堂》跟《悲傷假期》的文學氣息比較強烈,我以為《東京公園》會是那種比較寂寞、疏離的感覺。可能是因為有原著為本,所以氛圍比較不一樣,不過電影還是相當好看,看完了相當滿足。


電影大致上是這樣一個故事,光司(三浦春馬飾演)是個嚮往成為攝影師的大學生,某天他突然被一名上班族板島要求偷偷跟蹤一名婦人(井川遙飾演)到各個公園去拍攝,雖然百般不願,他還是接下了這個差事。另一方面,他的青梅竹馬富永美優(榮倉奈奈飾演)老是來找他,傾訴與發洩無法忘懷死去男友(光司的室友小廣)的心事。而姊姊美崎,似乎也有甚麼無法傾訴的煩惱。


這是一個講正視自己與他人,學會放下的故事。每個人都有想逃避,無法面對的事情,富永無法接受小廣死去的事實,美崎無法誠實傾訴自己的愛意,而板島無法相信自己的妻子的忠誠。藉著光司這個角色,他們開始面對著這些讓自己陷入困境的狀況。光司其實是個遲鈍的男孩,很多事情都藉著富永或是鬼魂小廣點醒他。那個常出現的鬼魂小廣,或許也是光司反思的某種印證。因為他們無法正視小廣死去的現實,所以小廣才會困在那間屋子裡面徘徊不去。

 

光司與姊姊美崎一場拍照的戲,光司藉著鏡頭正視美崎,到藉由自己的雙眼去感覺美崎,這內心的轉折變化微妙而細膩,是坦誠相見,卻也是分離的契機。有種豁然開朗的氛圍,可是又帶著無比的悲傷。而富永衝到光司家,打算住進小廣的房間時,是終於下定決心要向小廣訣別,接受小廣的房間再也不會有人的事實,放棄找尋小廣的鬼魂,好好地面對,然而還是讓人感到心痛。放下,真的是很困難的一件事呢!

 

看電影時,我一直很介意板島的妻子是不是會發現光司跟蹤她的事情,甚至是衝過來奪下他的相機,斥責她一頓。仔細想想搞不好她早就知道這一切,因此幾次看見光司在拍她,都沒有做出特別的反應,只是不斷地到不同的公園去。倒是板島先生的動機,一開始真的令人很想知道究竟是為了什麼,營造了很強烈的懸疑感,雖然這不是那種專注於推理的故事,還是成功的引起了觀眾的好奇心。

 

整部電影將東京拍的非常美,不同公園的景緻讓我相當羨慕。或許就像導演說的,我們總以為東京是個冰冷的鋼鐵都市,到處都是大樓林立,其實還是處處有著美麗的大自然。或許在面對城市這件事,人們也從來沒有好好的去正視,只是以一種刻板的印象去描繪而已。電影會後還有導演講堂,導演與演員三浦春馬與大家分享了許多拍電影的過程與趣事,近距離看到他們真是很開心,感謝影展單位與電影公司這麼用心。

 

很喜歡這部《東京公園》,每個人都可能有必須面對卻不願面對的事情,《東京公園》透過鏡頭,就像是要吹散人內心那層迷霧。或許不是每個人都能這麼輕易地撥雲見日,看完這部電影,彷彿會有那麼一點點面對的勇氣。這個世界就像一座公園一樣,人在裡面休息、嬉鬧,放鬆自我,最後終究會回歸自己內心的初衷,找到往前邁進的契機,不是嗎?

 

本文轉載自「栞 心靈角落」

創作者介紹

4月18日《銀之匙》‧5月16日《菜鳥評審員》

蜜蜂工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