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∕栞(部落客)

「你好嗎?」一句極其簡單的招呼語,但當別人問起時,又是真的好嗎?

 

《彼時生命》裡的永島杏平(岡田將生飾演)與小雪(榮倉奈奈飾演)因為同在遺物整理公司上班而相識。他們在高中時期都有一段不願回首的往事,對他們產生了莫大的影響。兩個心靈同樣受到傷害的人,都不是那種被問「你好嗎」就能夠坦然笑著說「我很好」的人。他們不時會有尋求死亡的念頭,在來到遺物整理公司後,或許是因為同事,或許是因為工作,逐漸有了轉變。

 

我很喜歡電影中關於「遺物整理」這個主題。曾經看過一本書叫做《遺物整理商看見了》,講述著他們所見的事物,往生者的情況各不相同,處理的方式也大相逕庭。這不僅僅是物品的整理而已,往生者的物品存在著他生活的軌跡,透過遺物,幾乎可以想像到他曾經是怎麼存在這世界上。這樣子的整理雖然拭去了死者的痕跡,卻留下了相當多的回憶,生者也能夠藉此整理自己的心情。永島跟小雪透過這樣的工作,去感受到生命的殞落與無奈,也因為彼此而正視內心的傷疤。

 

當電影來到永島的高中回憶時,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氣氛。同學、老師對於霸凌的袖手旁觀,甚至是對於同學死去的毫不在意,透過影像的色調與音樂的催化,讓人著實喘不過氣。而小雪訴說自己過去的痛苦遭遇時,也讓人屏息以待、害怕傾聽。那不是應該發生的事情,卻在生命裡面造成了傷害,彷彿一塊大石頭,重重地壓在心上,無可奈何又難以忘懷。

 

印象令我特別深刻的一個場景,是永島彷彿要宣洩內心所有的傷痛,在居高臨下的摩天輪上,大聲對著窗外狂吼,那一刻我開始我眼淚就從原本的啜泣,到後來完全停不下來。還有一幕是永島尋找小雪時,協助一名老人(柄本明飾演)整理太太遺物時,他的反應更是讓人痛徹心扉。從答錄機裡的聲音尋覓生活的樣貌,而如今人不在,生命不再,死亡近在眼前的時候,才讓人確切的體會到失去的不捨與擁有的可貴。

 

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一點屬於自己的傷痕,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永倉或是小雪那樣,懷抱著刻骨銘心的痛楚。只是人活在這世上,都可能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。電影最後的結局固然有點令人傷感,卻又不失為一個新的開始。生活固然殘酷,只要生命尚未結束,都還有重頭再來的機會。一句「你好嗎」不單單只是問候的話語,也是一種對對方的激勵。希望當別人問候起「你好嗎」的時候,都能夠沒有陰霾,可以笑笑的回答對方「我很好」,這樣不是很好嗎?

 

兩個主角在這部電影裡都演得很棒,不過更搶眼的應該是柄本明那幕從憤怒到思念妻子而崩潰的轉變,真的非常非常動人。另外在他們接觸幾個往生者的案例,也讓人感受到各種不同的人情冷暖。這是一部充滿生命力的電影,死過一次的人,心靈受到傷害的人,都可以得到療傷止痛的感覺。希望每個看這部電影的人,都能夠獲得勇氣,即使是伴隨著傷痕,也能夠擁有希望。

 

以下是離題。

 

在電影裡面看到岡田將生被霸凌,會忍不住想起《告白》裡面的場景,大概是因為日本制服與教室的類似,光影的壓抑還有題材的關係。害我忍不住覺得岡田將生應該協助被霸凌的學生而不是被霸凌。這麼說不是他演得不好,只是因為我《告白》看太多次了,不小心亂代入。在看他被霸凌時,真的會忍不住想叫他像《告白》場 景一樣帶著學生跳舞呀。(爆)

 

本文轉載自「栞心靈角落」

創作者介紹

4月18日《銀之匙》‧5月16日《菜鳥評審員》

蜜蜂工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