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∕何瑞
珠(紐約大學電影理論研究所碩士)

片名有種清新森林氣息,但電影描述的卻是荒山野嶺拍活屍片的過程,《啄木鳥與雨》一直出現這種高反差的幽默感,表面上似在哀號拍電影有多艱辛、困苦、焦慮實際上竟意外溫馨感人,不時引人發噱,看完後讓人想起愛上電影的初衷。

 

役所廣司的演技名不虛傳,他演一個純樸憨直的伐木工人,僅用真摯眼神就讓我信服,他一聲都在蓊鬱林間默默工作,不曾有過虛無飄渺的幻想,但誰想得到,他會為了一個活屍混戰的劇本而感動落淚,進而改變自己的生活。

 

小栗旬的台詞較少,但演起來可能比役所廣司還費力,這個角色背負著龐大壓力,他又說不出口,總是囁嚅地低著頭,但小栗旬在收斂中又不時透露出心底對電影的熱情,他時而眼放光芒,時而想逃,花美男改演窩囊廢,讓人眼睛一亮。

 

關於「拍電影的電影」實在多如牛毛,《啄木鳥與雨》不是《日以作夜》或《八又二分之一》,楚浮和費里尼都自信爆棚,他們拍電影也會遇到難題,可能演員亂搞也可能是創作瓶頸,《啄木鳥與雨》是另一種層次,沒錢、缺人以及搞不定劇組還不是最慘的,最慘的是搞不定自己,創作的本質最終是和自己對話,但外在環境卻不停想擊垮你,而你真的能堅持到最後,還忠於自己嗎?

 

這部片是對電影的頌歌,片中那部眾人竭心盡力想要完成的目標,甚至只是一部被瞧不起的殭屍片,這就是導演了不起的地方,他沒有裝氣質或自以為高人一等,原來拍電影的人對電影的愛有多麼的義無反顧,他們甚至無法解釋自己的熱情,這就是電影的魔力吧!

 

評分:88

娛樂性:四顆星(滿分五星)

藝術性:四星半(滿分五星)

(本文轉載自壹周刊NO.582

創作者介紹

4月18日《銀之匙》‧5月16日《菜鳥評審員》

蜜蜂工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